成為一名大法弟子的經歷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學好!

我叫周汶娟

很榮幸有機會和大家分享我如何得法和一連串促使我繼續修煉的經歷。

2009年前,我的兒子(也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向我介紹法輪章、法輪圖形和《轉法輪》。那時,我並沒有放在心上,也沒有問他任何問題,只是把那本書和其他的東西放進抽屜裡,再也沒有理會它們。

2009年九月的一天早晨,我一如往常的到家附近的公園散步。本來是很普通的日常運動,但那天早晨,突然有一種空虛感,我的心徘徊不定,好像在尋找什麼,我自己也無法解釋。

我記得當時的公園很安靜,周圍人很少。我坐在長凳上木然的望向空中,同時開始漫無目地的思考。那時有一個想法,希望能藉由靜坐,找回心靈的平靜,「問題是要如何靜坐呢?」沒想到這心血來潮的想法,將引領我進入大法修煉的大門。

我想到之前有見過我兒子打坐,於是我決定找他談談。他告訴我關於法輪功和五套功法。這次我認真的聽了。雖然我只是尋找打坐的功法,但是我並沒有問他為什麼還要學另外4套功法。他空出他的行程來為我展示每一套功法的步驟。我便開始學習,並參加大組煉功,在通過同修的糾正和指導下逐漸進步。

 

五套功法;健康提升,久病神奇消失

修煉了五套功法之後,我的身體變得更健康。在這之前,我患有椎间盘突出症和高膽固醇。我長期看醫生和吃藥,但始終沒有康復。醫生針對我的脊椎做了電腦斷層掃描(CT Scan)和磁力共振掃描(MRI) ,在頸椎的第5節到第6節之間發現椎間盤突出。我必須每3個月去醫院複診和拿一天需要服用兩次的精神藥物,需要長期服藥。醫生建議物理治療和其他常人用以減輕痛苦的練習。至於高膽固醇,醫生開的藥方只有暫時性的療效。然而在學了五套功法後,椎间盘脱出所帶來的痛逐漸減少。我終於親身體驗到煉法輪功的好處。從那時起,我把醫生開的藥丟了。而我的高膽固醇,後來回去檢查時,結果顯示指數已經恢復正常。從那天起,我再也不必看醫生了。

 

學法;開始修煉

那時候我只煉了五套功法還沒開始學法。我的兒子在那之前就拿了《轉法輪》給我,還下載了文字版本的師父講法到我的手機。但我並沒有太在意,直到幾個月之後,我因公務出差去倫敦。班機一早抵達倫敦希斯路機場。離開機場前,我先享用了早餐。當我抵達酒店,房間還沒準備好,時間也還早不能入住。於是我把行李留在酒店櫃台並走到附近的公園。因為當時閒來無事,我查看了手機裡的信息和未接來電,看到之前兒子下載到我手機的師父講法。一開始,我只是看幾眼講法的內容,沒想到才剛開始讀第一講就被師父的講法深深吸引。那時有種覺醒的感覺,沒有任何文字能表達我當下的感覺。從那之後,我開始讀兒子買給我的《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經文。

 

認識到身為一名大法弟子的責任

開始學法,讀了《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經文後,我悟到救度眾生是身為一名大法弟子的重要歷史責任。我知道自己在這方面落後很多,於是開始尋找時間上能配合的項目來做,以完成大法弟子的責任。我的工作是專案管理和協調,包括擬定和書寫提案,所以我想,那不如就善用我的基礎寫作能力來講真相吧。

 

2013年5月,這是我第一次參加紐約法會。我們一組人有機會參觀大紀元的辦公室並與那裡的人聊聊。回家後我一直在思考,能不能在像大紀元這樣的媒體裡,找到可以在家裡上網完成的事情來做。2個月後,經由兒子介紹,香港大紀元的人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問我有沒有適合的職位。但是,紐約和香港的大紀元需要的是全職員工,所以我無法達到他們的要求。

 

幾個月後,來自外州的一位同修打電話告訴我「反強摘器官醫生協會」(DAFOH)的徵簽,呈交給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要求立即發生在中國的停止活摘器官。他告訴我他正在收集律師、醫生、會計師,和其他相關行業人士的電子郵件地址,並問我能不能負責書寫電子郵件的英文內容,和寄出電子郵件,藉此講真相、揭露邪惡的活摘器官,並呼籲他們加入「反強摘器官醫生協會」的徵簽行列。

我毫不猶豫的接下了這個任務,並感謝給我這個機會的同修。一開始,我每天寄出50-100封電子郵件,呼籲收件者查看「反強摘器官醫生協會」的網頁。大部分郵件都沒有寄出成功,有時甚至會收到惡劣的回覆,有些人質疑事實真相,也有些人不願相信如此不人道和邪惡的事情正在中國發生。從那時起,每年徵簽期限之前,我都會寄電子郵件給名單上的大約5000名聯繫人,在期限前提交徵簽名單。

2016年下半年,有一位在看中國工作的台灣同修與我聯繫 (我最近才知道那位同修是義務做的) 。他們要找人翻譯,將中文採訪內容翻譯成英文,採訪對象是曾經在中國勞教所遭受嚴重迫害的同修。而採訪內容敘述了邪惡集中營裡的情況、中共如何迫害同修,以及強迫他們在所謂的「轉化書」上簽字,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

我從小受英文教育,看不太懂中文字,要怎麼完成這個任務呢?我跟先生討論,先生精通中文和英文,但不是修煉人。我請他幫忙一起翻譯,他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翻譯的時候,他會讀中文給我聽,我們再一起討論內容,確保翻譯內容無誤。

後來,看中國的台灣同修問我能不能加入他們,做兼職的翻譯,我答應了,並且決定義務做翻譯,先生也支持我。一直到今天,我平均每週完成兩到三篇內容與中國相關的文章。

 

發正念

我的修煉是一個逐漸提高的過程,一直到2013年後我才意識到發正念的重要性。特別是在我開始翻譯關於迫害的採訪後,才有了更深的認識。在這邊跟大家分享幾個重要的採訪翻譯作為例子。這件事發生在1999年到2000年之間,在馬三家勞教所,也是被認為最邪惡的勞教所。受訪者描述了這場另人身體和心靈深受折磨的邪惡迫害,以及共產黨如何運用肉體和精神的酷刑,來毀滅人性和尊嚴。

這些不人道的酷刑折磨,包括把雙手拿去壓釘子直到破皮出血、用電棍電修煉者導致留下嚴重疤痕、注射藥物導致神經系統失常和痙攣抽搐、強迫餵食,性侵害等等。

受訪者認為江澤民在以另一種形式對法輪功宣戰,而有些被關押迫害的人發誓要活著出來把真相告訴世界。然而有些人能生存下來,也有些人被迫害致死。其中有一位受訪者以強大的決心和毅力活了下來,被送回家的時候已經癱瘓半身不遂。

這些事實令人觸目驚心。而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發正念清除邪惡。

 

在這寫篇文章的時候,我想到師父在《二零一一年紐約法會講法》《甚麼是大法弟子》中說:「大法弟子啊,你們的正念是有作用的。你們每個人起到的作用合在一起巨大無比。起不到那麼大的作用是你信心不足、正念不足。這麼多大法弟子,在同一時間全球發正念,上億的大法弟子在全球同一時間發正念,對於邪惡與舊勢力來講可怕不可怕?」

 

結語

除了學法煉功,和在項目中講真相、盡一點心力之外,我從2015年開始參加戶外講真相活動。

在我進入大法修煉之前,我認為生命中發生的事情,有些是註定的,有些只是偶然的。現在學了法之後,我漸漸明白大法弟子經歷的所有事情,不論是考驗、磨難或讚美,都是師父的安排,是修煉中用以考驗或指導大法弟子的安排。

師父在《甚麼是大法弟子》中說:「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師父告訴你們的,你們有你們的那條路走,誰也動不了。但是這條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會出問題。」

向內找,注重心性修煉。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心性是甚麼?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

我再次問自己:「我夠不夠精進,有沒有達到師父要求的心性標準?」

以上是我的個人修煉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